当前位置: 主页 > 旅游 >

“二孩时代”背后的现实问题

2020-01-28 00:00 - 查看:

2016年1月1日起,新《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正式施行。该法第十八条第一款明确规定: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这就向全国人民宣告,二孩生育新政全面实施。

二孩降临,带来的可能不只是爱、希望,还有可能带来家庭矛盾、争吵,甚至“战争”。

当独生子女一代开始养育二孩,身体、心理、经济随之出现的各种问题让原本的家庭结构开始发生转变。曾有二孩妈妈坦言,二孩是“家庭关系敏感的再一次聚焦”。本期生活周刊,我们就来说说“二孩时代”背后的现实问题。

A以一人之力扛过生育难关

全面二孩,是指所有夫妇,无论城乡、区域、民族,都可以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2016年1月1日起,我国实行全面放开二孩政策。自此,很多家庭都迎来了二孩。

数据显示,2018年桐乡二孩率达49.86%,与2016年二孩率46.67%相比,有明显上升。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二孩妈妈中,有不少已是高龄产妇。从医学角度说,高龄产妇是一个很危险的群体,因为她们在孕期更容易发生自然流产,而且怀上畸形胎儿的几率也会增加。

高龄

记者了解到,女性的最佳生育年龄是25周岁到30周岁之间。因为这个时候,卵子的质量、数量都在一个巅峰状态,在这个年龄段怀孕生子,出生的宝宝会更加健康聪明,而且产妇自身也会恢复得比较快。当年龄超过35周岁时,就被称为“高龄产妇”。这个时候,人的身体机能会有明显下降。卵子从没出生时就在卵巢里待着,待的时间越长,受到不良因素——环境、食物、化学物质、毒害物质的影响就越大。当你使用的时候,卵子未必是最好的。“高龄孕妇在怀孕、分娩过程中面临的风险是不可估量的。”市妇保院副院长李小清解释,高龄怀孕,不仅对自己的身体是一个考验,对胎儿来说也是一个潜在的风险。

“从医生角度来说,如果想要二孩尽可能把握适龄生育,尽量避免高龄生产的风险。”李小清告诉记者,在临床上不难发现,绝大多数35周岁以下的二孩孕妈都是自愿备孕怀孕的,而年龄段处于35周岁至40周岁的高龄产妇,则是在“生”与“不生”之间纠结徘徊,大部分是因为意外怀孕,而怀孕后就顺其自然决定二孩了。

高龄怀孕到底会面临什么呢?李小清解释,首先,35周岁之后女性的怀孕几率会连年下降,到了40周岁之后自然受孕的几率大概只剩下5%。同时,流产率却增加到了40%。这意味着,身体机能已经难以支撑生孩子这个超高负荷的行为。同时在女性年龄大了之后,首当其冲的就是卵子数量以及质量下降,同时子宫内膜容受性也下降,性激素分泌也会产生变化。其次,在35周岁以上的高龄孕妇中,卵子受环境因素的影响较多,女性的卵巢功能也开始减退,容易发生卵子染色体不分离或者染色体畸变,出现自然流产、死胎、智力低下甚至胎儿畸形,这都是高龄孕妇要面临的危险。

与此同时,女性到了35周岁以后,自身的基础体重往往大于第一胎,而随着年龄增大,盆骨、韧带和子宫收缩协调性和强度要比年轻时差,因此在顺产时会加大难度,分娩时间延长,甚至引发大出血。此外孕妇还有可能引发妊娠期的并发症,如妊娠高血压,妊娠糖尿病等隐匿疾病。

瘢痕妊娠

对于备孕二孩的准妈妈来说,还有一种潜在的危险,那就是瘢痕妊娠。所谓瘢痕妊娠,是指有剖宫产史的女性,子宫前壁下段会留下瘢痕,瘢痕处黏膜层不完整,肌层会有微小裂隙,再次怀孕时,如果胚胎刚好在子宫瘢痕处着床,就会像一颗种子那样沿着裂隙向肌层内生长,早孕期贸然做人工流产可出现子宫破裂和大出血;继续妊娠则会成为“凶险型前置胎盘”,出现孕产妇大出血甚至死亡。

在很大程度上,剖宫产瘢痕妊娠是独生子女政策的遗留问题。政策规定“只生一个”,所以产妇生产时不考虑剖宫产对下一胎的影响。据相关统计数字显示,2015年中国的总剖宫产率高达46.5%,部分地区甚至高达70%到80%,超过世界警戒线3到5倍之多。“一孩时代”过高的剖宫产率,导致了妇女再次怀孕后,面临剖宫产瘢痕妊娠的风险。“10年以前,在桐乡无指症剖宫产率也是很高的。”李小清告诉记者,“原来是哭着喊着要剖宫产,现在考虑到生二孩,哭着喊着都坚持要自己生。”李小清在工作中发现,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产生了一个明显现象——剖宫产率开始下降了。

因此,对于想生二孩的高龄孕妇来说,除了要更多关注孕期保健,一定要遵从医嘱适当缩短产检的间隔时间,密切监控胎儿的发育情况。“这里要强调,高龄孕妇在产检时,即使家族中没有遗传病史,高龄也是出生缺陷的高危因素,所以高龄孕妇要比适龄孕妇更加注意出生缺陷的三级预防,必要时孕期需做羊水穿刺检查。”李小清介绍,此外,在衣食住行等方面也要谨慎,除了保证充足的营养供应,也要控制好体重,不要吃太多。平时适当进行有氧活动,以免胎儿长得太大。提早进入医院待产,如果有意外情况发生时,方便医生及时处理。

B生不生二孩,要考虑哪些因素

我们都知道,养育一个孩子的成本包括直接成本和间接成本:直接成本,是指孩子的衣食住行、教育医疗等直接支出;间接成本,则是父母为抚养孩子导致受教育机会和工作收入减少等机会成本和时间成本。

经济成本

曾有人将生二孩比喻成是在打一个“养育游戏”,你明明已经打过一次通关了,认清了每道关卡的艰难,却仍然愿意从头再来一遍。市民徐然(化名)的二胎之路很快就遇到了第一道关卡。“我生女儿时,月子中心的均价大概在3万到3.5万元之间,而5年前生儿子时还只要2万。”

“孩子婴儿期间在奶粉、尿不湿和辅食上的花销算是最高的。”翻开她的记账本:奶粉844元、虫虫鞋248元、补牙涂氟341元……一笔笔账单清楚地记下了在两个宝贝身上的开销。“只养一个娃的时候,花钱没什么感觉,就是少买几件衣服的事儿。但有了二宝以后,花费几乎都翻倍了。有时候给大宝买了衣服,同时也要给二宝买,明显感觉花钱跟流水似的。”这也是徐然迟迟下不了决心当全职妈妈的主因。“在养育孩子的经济负担面前,我只能一再妥协。”徐然无奈地说道。

如果说孩子的吃穿用可以能省则省的话,那么两个孩子未来的教育成本可是一点都不能将就。“舞蹈班、英语班、钢琴班……各种兴趣班算下来,一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徐然说,儿子现在5周岁,在上幼儿园中班,学费每学期3000多元。“如果上私立幼儿园的话,每学期要8000多元呢。”徐然苦笑道,“真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我当年上大学的学费,也才一年1万元啊。”以前只觉得孩子奶粉、尿不湿贵,但是随着孩子长大,花钱的地方越来越多了。徐然粗粗算了账本,2019年她在儿子、女儿身上总共花销了7万多元。

人力成本

与经济盘算相比,生不生二孩更关键的决定性因素是:家里老人能不能帮你带孩子。

2018年,26岁的金金(化名)当上了二孩妈妈,如今她有了一个4岁的女儿和17个月的儿子。新生命的到来给她带来了很多幸福,却也增加了忙乱和现实压力。

“怀上第一胎后,我就辞去了原本的工作。直到生完女儿后,我不想和社会‘脱节’就又自主创业开了一个童装店。”在金金的人生观里,家庭和事业,对她来说都有着难以取代的意义。

哺乳期间,她每天在家和店面之间两头赶。幸运的是,金金的父母很“给力”,不管一个孩子还是两个孩子,白天她开店的时,女儿和儿子都全托给父母。

“白天要面对形形色色的顾客,做一个‘守店奴’,晚上下班又要接替带孩子劳累了一天的父母。往往那个时候已经累倒在沙发上不想动弹了。只能庆幸自己是自主创业,没有领导监督工作。”尽管如此,金金表示,有时候望着睡着的儿女,她感受到更多无奈,一年365天,她只有在淡季的时候才舍得关店一天带孩子出去走走,“平常孩子周末,我带他们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童装店里,我总想花更多的时间去陪他们,可是我又怕没有了我自己。”

“孩子只要健健康康,大人累点苦点还都能扛得过去,就怕一个病了,另一个也病了,那种情况下人真的要崩溃的。”说起2018年冬天流感时,两个孩子接二连三的感冒,家有两个女儿的陈芳芳仍心有余悸。陈芳芳的大女儿如今已上小学一年级。在她上幼儿园大班那年,有次连续高烧、咳嗽3天,陈芳芳独自一人带着女儿去杭州看病。“你女儿已经是很严重的肺炎了,必须马上住院。”陈芳芳被医生的话吓懵了。那时老公单位恰巧也很忙,每天都要加班,婆婆要帮她管小女儿。陈芳芳只好请假,一个人在医院照顾大女儿。4天后,陈芳芳假期已到,但女儿还不能出院。“只好让一个亲戚来帮忙照看,心里那个忐忑啊!”回忆起那段日子,陈芳芳硬咽道:“有次下班后赶高铁去杭州看女儿,结果动车在半路停了40多分钟。一算时间,就算赶到医院也要9点了,那就意味着进不了医院看不到女儿。”陈芳芳说,下动车后她就买了回桐乡的车票,第二天一早自己驾车去杭州。“那是我人生第一次上高速。”而更让陈芳芳崩溃的是,大女儿住了10多天院终于出院了,不久后小女儿又因肺炎住院,这次幸好有婆婆帮忙,她可以放心不少,不用每天往医院跑。之后,两个女儿又反反复复生病,一直持续到了当年年底。

机会成本

照顾家庭or打拼事业,女性常常感到左右为难。很多已婚女性在生第一个小孩的时候就休息了半年至一年时间,原来手头的工作不得不丢下,回到公司一切重头来过。错过了人生奋斗的第一个黄金期。现在二孩政策开放了,如果再生二孩,意味着目前刚刚起色或如日中天的事业又得放下,又得休息半年至一年时间,还面临着养育两个孩子的压力,错过了事业发展的第二个黄金期。

王璐(化名),目前已婚已育,有一个3岁的女儿,一直在私企任职市场经理,工作了好几年,也有了一定的经验和资历,原本想着可以在事业上创造更大的价值,于是计划准备跳槽到一家更好的上市公司。当她满怀信心去面试时,没想到却被该公司婉言拒绝。原因竟然是因为她有可能生二孩,用人单位考虑到工作后再生小孩会请产假,同时生了孩子,又要花时间和精力照顾家庭,所以宁愿选择一位各方面能力不如她的男性。王璐觉得很受打击,“且不说我能力如何,难道就因我是一名母亲,就要被剥夺打拼事业的权利吗?”王璐感觉既愤怒又委屈。

同样被二孩困惑,还有王璐的小姐妹婷婷(化名),不过她比王璐要“强硬”一点。婷婷在生二孩之前,刚被加薪升职,加的薪不多,却是部门里最高的。“当时说好升职有半年的考察期,巧的是领导通知我的当晚,就发现怀孕了。”婷婷说,领导知道后,升职自然是泡汤了。“休完产假,领导让我去别的部门,我没答应,集团其他部门的人也多次找到我,我仍然没答应,原因是离家太远了。”由于婷婷的坚持,虽然没有升职,但她仍旧保留着生二孩前的职位。

标签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